卓智專欄

2019-11-07
李全順 : 2019-11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-【日本失業率、經濟前景篇】
日本失業率無預警彈升 經濟前景再蒙上陰影



    日本總務省的最新資料顯示,日本9月季調失業率升至2.4%,高於此前經濟分析師的預估中值為2.3%。日本今年7月和8月的失業率均為2.2%,是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準。日本9月失業率從近30年低位上升。日本總務省的資料顯示,日本9月經季調失業率上升0.2個百分點至2.4%,高於此前經濟分析師的預估中值為2.3%。日本今年7月和8月的失業率均為2.2%,是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準,自2018年1月以來,日本失業率一直保持在2.2%至2.5%之間。日本9月失業率從近30年低位上升,這表明日本10年來最緊俏的就業市場或許已經觸頂。
   
    日本人口高齡化且不斷下滑,導致勞動市場緊俏,伴隨人口高齡化,日本“用工荒持續”。9月求才求職比(求才人數/求職人數)降至1.57,低於預估中值1.59。從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,求才求職比一直維持在逾40年來高位1.63。10月初日本政府的公佈的初步資料顯示,日本的生育危機正在惡化,今年前7個月日本出生人口數量降幅創30年來最大。隨著出生人口繼續減少,日本今年新生人口很可能跌破90萬,這要比原本預計的提前了兩年。為了應對用工荒難題,日本今年4月開始施行新簽證政策,放寬外籍勞動者進入日本的條件。日本曾長期嚴格限制移民入境,這一政策如今因勞動力短缺問題出現了重大轉變。儘管日本勞動力緊張,但薪資增長仍疲弱,且由於經濟前景有不確定性,企業在把更多獲利分配給員工方面顯得裹足不前
   
    10月31日,日本央行宣佈維持基準利率為-0.1%不變。在本次決議中,日本央行格外強調了海外經濟體帶來的風險,認為海外經濟放緩可能影響日本經濟,而且低利率對金融機構盈利能力的長期下行壓力可能破壞金融系統。為此,日本央行下調2019至2021三個財年GDP增長和通脹預期,將2019財年GDP增速預期從0.7%下調至0.6%,將2020財年GDP增速預期從0.9%下調至0.7%,將2021財年GDP增速預期從1.1%下調至1%。
   
    10月1日日本將正式實施10%的消費稅,這是自1989年日本導入3%的消費稅以來,第三次提升消費稅,也是2012年第二次安倍政權成立至今,第二次上調消費稅。此次提升消費稅後,必然會增加日本普通民眾的生活開銷,但影響究竟如何還有待觀察。安倍政權連續兩次提升消費稅,上一次是2014年4月,將消費稅從5%提升至8%,增稅既反映出日本財源的不足,又反映出實施至今的“安倍經濟學”未取得充分的效果。

    自2013年“安倍經濟學”實施至今,確實在短期內起到了刺激日本經濟復甦的作用,日本政府的稅收因此屢創新高,但基於人口高齡化導致的社會保障相關費用壓力,日本政府的財政支出也不斷增加,由此造成兩者之間的赤字不斷擴大。以2019年為例,根據日本財務省資料,今年日本政府的一般預算支出為101兆4571億日元,其中社會保障相關預算支出為34兆593億日元,也就是說社會保障相關預算支出占了總支出的約三分之一。今年日本政府的總稅收預計為62兆4950億日元,包括所得稅、法人稅、消費稅等,剩下的部分則主要通過發行國債和地方債進行補充。

    日本政府僅是通過稅收的話,應對不斷高漲的社會保障相關預算並不是什麼難事,但除此之外,在每年的一般預算支出中,償還國債、對地方進行資金分配補助也佔據了不小的比例,如果把這三項加起來,基本就把當年的稅收資金全部用完了。同樣以2019年為例,今年日本政府擬償還國債23兆5082億日元,擬對地方進行的資金分配補助為15兆9850億日元,再算上34兆593億日元的社會保障相關預算,其實已經遠遠超過今年的稅收額度了。日本政府當然可以繼續通過發行國債的方式來支付相關的預算費用,但國債不斷高築也意味著破產風險的上升,這對日本經濟的長遠發展來說,並不是一個好的辦法。在這種情況下,也就只能通過增稅來確保稅收了。

    安倍政權若能刺激日本民眾進行更多的消費,也能夠降低稅收與財政收入之間的赤字。在過去的幾年裡,“安倍經濟學”成功促使日元貶值、股價攀升、大企業利潤攀升,但普通日本民眾的收入並沒有因經濟大環境的改善而有明顯的增加,這也正是日本人消費欲望不高的主要原因之一。根據共同社在2月份發佈的一項民調顯示:84.5%的受訪者表示“沒有”感受到經濟景氣——要知道“安倍經濟學”已經實施6年多了。

    按照一般常識,人們收入增加,也就意味著消費將增多,消費增多後能夠帶動製造、投資,而政府則能從普通民眾的消費與投資中獲得更多的稅收。然而,目前的情況是,普通日本人收入沒有明顯提高,而投資專案則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看到回報,這其實也就說明了“安倍經濟學”並沒有完全促進日本經濟發展,只是起到了短暫的刺激作用。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,“安倍經濟學”的諸多政策紅利也將逐漸遞減,邊際效應不斷減少,時下也就只能通過增稅來寅吃卯糧了。

    與所得稅、法人稅不同,消費稅對日常生活的影響更為直接,所以日本普通民眾基本上都是反對增稅。1989年4月,當時的竹下登政權正式啟動3%的消費稅,2個月後,竹下登就因醜聞下臺。內閣增稅的下場都不太好,’1997年4月,時任首相橋本龍太郎將消費稅從3%提升到5%,不過在翌年的參議院選舉中,因自民黨慘敗而黯然辭職。2009年9月,鳩山由紀夫在眾議院選舉中提出“4年不增消費稅”等口號,最終贏得大選,實現政黨輪替。2010年,時任首相菅直人在參議院選舉期間打出“10%消費稅”的口號,導致民主黨慘敗。

    日本安倍政府消費稅的增加與否未必會直接影響日本政治家的仕途,但它顯然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。安倍晉三能夠連續兩次實現增稅,且維持政權穩定,其在消費稅問題上宣傳策略發揮了不小的作用。2014年,安倍政權將消費稅從5%上調至8%,同年底日本舉行眾議院選舉,自民黨獲得勝利。如果參考此前橋本龍太郎和菅直人的經歷,執政黨在提升消費稅後,敗選的概率更大,但安倍政權當時曾多次強調增稅,執行野田佳彥政權時期通過的法案,屬於履行政治承諾。這一次,將消費稅提升至10%的過程中,安倍政權則向日本普通民眾強調,增稅是為了實現“人生百年”構想和“免費教育”計畫。“人生百年”構想,簡單地說就是隨著人均壽命的延長,日本政府要為年輕人和老人構建一個安心、可持續健康發展的社會,其中包括為退休老人營造一個沒有後顧之憂的退休生活環境等。至於“免費教育”計畫,則是從10月起,將幼稚教育也納入免費範疇中,並對低收入家庭的大學生進行補助。

    根據日本財務省的統計資料,將消費稅從8%上調至10%後,日本政府每年將多獲得5.6兆日元的稅收。對於這筆稅收收入,安倍政權表示將分成三部分使用:一部分用來償還國債,一部分用來充實社會保障體系(如老年人的醫療福利等),還有一部分用來進行免費教育。儘管日本普通民眾不滿增稅,但畢竟是為了老人與孩子,所以也就“接受”了2個百分點的增稅。“人生百年”構想和“免費教育”計畫看起來確實頗具吸引力,但安倍政權的做法實際上是拆東牆補西牆,最終買單的依然是日本普通民眾。

    此次消費稅儘管只上調了2個百分點,但對日本普通民眾的衣食住行影響還是不小的。日本上班族每天的通勤費用、飯食費用都將增加幾十至幾百日元不等。或許看起來不多,但一個月下來,相當於多花了幾千日元。在日本上班族工資沒有增加的背景下,消費稅增加了,今後的日子肯定很難過了。

    近期就有日媒報導稱,不少日本人開始囤貨,為的就是在增稅前能夠節省一些開銷。根據日本大和綜合研究所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,消費稅上調至10%後,年收入在350萬-500萬日元的家庭受影響最大,每年將為此多負擔7萬日元。由於意識到日本民眾必然會抗議不滿,所以日本政府也出臺了一些減稅細則,比如報紙、食品依然維持8%的消費稅、含酒精飲料征10%的消費稅,顧客在店內用餐征10%的消費稅,但外帶僅徵收8%的消費稅等。這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增稅後日本普通民眾的生活壓力。不過,由於不同商品的稅費不同,計算起來過於繁瑣,所以導致日本民眾頗有不滿,日本政府的出發點是好的,但卻有些弄巧成拙了。此外,很多分析預測也指出,消費稅上調後,日本人的消費欲望將會進一步下降。為了應對這種情況,日本商家也想出了各種各樣的應對策略,比如價格不變,分量減少;增加消費積分,鼓勵消費等。至於能起到怎樣的實際作用,還有待10月增稅後進一步觀察。
安倍晉三積極渴望在內政外交方面留下政績,留名日本青史,但目前來看,增稅可能是其留下的最大政治遺產。回顧第二次安倍政權至今,儘管在內政外交方面不乏亮點,但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政績。如今即將成為日本歷史上任期時間最長的首相,安倍渴求留下政治外交遺產的心情必然更加迫切。在內政方面,修憲無疑是安倍最大的政治夙願,儘管在國會層面能夠容易獲得通過,但未必能夠贏得最終的國民投票。
   
    日本距離實現2%的通脹率目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目前,儘管物價水準穩步增長,但只達到了1%附近;如果經濟再次面臨下行壓力,則有可能回到通貨緊縮狀態。之前長期的通貨緊縮情況,讓日本家庭消費對物價變化較為敏感,企業在提高商品售價方面也較為謹慎。如果經濟保持上行而物價跟不上步伐,將有損於經濟的發展。因此,日本央行將繼續推行大規模寬鬆政策,通過收益率曲線控制手段,即大量購買國債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維持在0附近浮動等措施,刺激經濟、實現通脹目標。
      

(撰稿人: CSIA/ CFP/中國廣西財經學院會審學院資評系副教授 李全順)



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


上一則   |   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

關閉 [X]